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,权威的论文发表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您的位置: 第一论文网 -> 高等教育论文 -> 文章内容

高级工程师花甲之年上演“传宗接代”闹剧

作者:admin 更新时间:2019年06月02日 10:03:09

  他们是恩爱夫妻,有一个优秀的女儿,可他<门却在晚年走上了离婚的法庭。


  作者:周晗


  理由只有一个:传宗接代1


  59岁的丈夫觉得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必须再找一个年轻点的女人生个儿子传宗接代。


  这,就是新近发生在扬州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的离婚闹剧。


  余江,某大型企业高级工程师;王素芷,某医院主任护师。他们和你我一样生活在这个充满时尚的现代都市里,但余江心里却久藏着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古怪念头。


  那是一个清风和煦,阳光温柔的早晨。6点45分,余江和王素芷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,一个叠被子,另一个去洗漱。过了一会儿,王素芷开燃气炉煮稀饭,余江则出小区大门拐个弯,到四季园小区的集贸市场给女儿买她最爱吃的大葱煎饼。


  女儿妍妍曾在北方某名牌大学学习了4年,乡音未变,口味却变了不少,特喜欢吃北方人餐桌上常见的大葱煎饼。其实,这么多年余江对他这个宝贝女儿可谓是宠爱有加,只要女儿有要求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她。


  后来妍妍大学毕业后进入省城的一家大型企业工作,现在已经是一个管着十几个人的部门经理。但在家里,她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总爱和余江撒娇玩闹,而老夫妻俩也对这个小女儿百依百顺。


  可是今天,当父母俩手挽手走在前面,研研却一个人跟在后面默默地流着泪……研研真的不明白,父母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得恩恩爱爱,怎么一下子又说要离婚了呢?


  日子原本是美满的


  余江和王素芷同是“老三届”,两人年龄相差79天。上山下乡的时候,他们被分在同一个生产队。正所谓日久生情。1979年9月29日,他们登记结婚。大伙笑着说:“不错嘛,久而久呀!”


  婚后的日子确实是过得滋润长久的。余江比王素芷早一年回到扬州,进了市区一家大型重工业企业,从―名技术员千起。那时候,王素芷还留在农村,虽然夫妻分居两地,但依然是百般恩爱。


  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这句话是当时王素芷写给余江的。余江进城后对王素芷的思念之情越发浓烈,单位又不让请假,他只好拼命写信;当时乡下交通条件差,经常―封信送到王素芷手中需要十天半个月,王素芷再给他回信,这个鸿雁传情起码也要一个月才能轮回一次。据说爱隋有时候就是在考验双方的耐性,尤其是这种两地分居,爱情就成了―根“线”,你在这头拉,她在那头拽,拉得越久越容易发生断裂。但分居两地19个月的考验,余江和王素芷之间的这根爱情线没有断。


  后来王素芷终于等到了回城的机会,被分配到某医院做护土,之后又自学了大学本科的课程,级级提升后,成了现在的主任级护师。


  工作、学习、孩子,这对夫妻的家庭生活在许多邻居眼里有口皆碑的。有人羡慕余江,说他女儿是乖巧的,妻子是美丽的,工作是顺心的,生活还缺少什么呢?


  是的,余江的心里的确有一个巨大的遗憾。


  夜晚的月亮明净如雪,余江一个人站在窗前,抬头凝望天空。他的心里有一种,限然若失的感觉,他觉得自己此生的遗‘憾就是没有儿子。国家政策只允许生一胎,心中虽有生第二胎的想法,但两个人所在的单位都不同意,没办法,只能等以后政策允许了再作考虑。


  “试管婴儿”只是一场梦


  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”余江一想到这条“古训”就郁闷地叹气,没有儿子成了他郁积的心病。后来余江听到了一个消息,据说孩子超过15周岁且符合其他相关条件,就可以申请生养第二胎。于是他欣喜若狂,赶紧把这―好消息告诉妻子王素芷。王素芷虽然在工作中很有主见,可在家里却很听丈夫的话,于是生第二胎的计划一拍即合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余江的眼睛都巴望酸了,可妻子的肚子却始终大不起来。他几乎要崩溃了,发疯似地大吃补药,到处找生育专家求教,可是得到的答复基本一样:体能正常。


  2000年的一天,余江从―本杂志上看到一条消息,在上海试管婴儿已经应用到临床。这对余江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,他赶紧把家里的存折拿出来,到银行取了款立刻跑到上海咨询。但专家提醒他,年龄过大成功的概率会很小。但余江认为,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,所以毫不犹豫地回家帮妻子王素芷请了假,夫妇两人一同来到上海某医院进行试管婴儿的精子移植。


  但3个月过去了,妻子的腹部始终没有变化,6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变化。余江急了,带着妻子赶到上海进行检查,却被告之:精子死亡,试管婴儿培植失败。余江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栽倒在地……


  为了这场试管婴儿的梦,他们先后花费了将近7万元钱,这几乎是他们夫妇两人共同生活以来的所有积蓄。更重要的是,这次事件令妻子王素芷非常受伤,她开始觉得自己的丈夫是“想儿子想疯了”!从上海回到扬州,她立即带余江去五台山医院,但诊断结果是:身体健康,脑子没毛病。


  既然丈夫没什么问题,那问题一定出在自己身上,王素芷到妇幼保健院检查,结果是更年期后继发性子宫收缩,完全丧失生育能力!


  荒唐的“借姓子”拉开序幕


  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。余江看到试管婴儿的路子行不通,便开始另一则更大胆的计划:借腹生子。他打算像电视剧里一样,请一个保姆回来,在她本人自愿的隋况下给余扛生个孩子,然后让保姆拿钱走人;与此同时,他又让妻子在保姆怀孕期间也假装怀孕,还要“生孩子”、“休产假”。


  当王素芷听到平时儒雅的丈夫竞说出如此龌龊的计划时,她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余江的鼻子尖骂道:“没想到你想儿子想到这么缺德的程度,亏你想得出来!谁愿意呀?就是有小保姆愿意我也不愿意!再说谁能保证就一定生儿子,假如生的是个女儿怎么办?”


  妻子这一闹反倒提醒了余江,是啊,假如生的还是个女孩子怎么办?看来这事还得从长计议。他先用缓兵之计,表面上答应妻子不再提借腹生子的事,暗地里却在进行更“周密”的计划。


  余江是高工,平时办公室里的工作多得做不完,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下车间。但最近他却一改常态,经常在各个车间里转悠。


  吴倩是余江所在单位临时聘请的技术工人,这个女人技术虽然一般,但她给人的印象是谦和,性格内向,总是埋头做事,很少主动与人讲话。平时基本上没人注意她,但余江对她却格外“留心”,尤其是吴倩工作服内那健硕的身体……余江在心中暗暗盘算怎样跟她开口谈条件。


  一个星期六上午,余江把吴倩叫到办公室,工作的话说了不足5分钟,余江话锋一转问起了吴倩的家庭情况。他得知,32岁的吴倩是安徽滁县人,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有一儿子已经上小学,由爷爷奶奶带着,她自己平时难得有机会回家。


  交谈中余江发现吴倩时不时地拿眼角扫他,于是胆子就更大了。他直接向吴倩提出,如果能替他生个儿子就给她15000元,但必须保密,以后不能再在这个单位工作,生完孩子后马上要走得远远的。


  吴倩一听,含羞带笑地说:“那如果我们做了那事你反悔怎么办?”


  余江一听,怔了一怔,说:“这样吧,我先给你5000元定金,等怀上了B超检查是男孩就生,是女孩就打掉,5000元算做营养费。”


  “不行,你要先给我1万元做定金,生儿子再给我2万元。”吴倩讨价还价道。


  余江一咬牙,说:“行!能有个儿子花3万元也值了。”


  于是,在余江的办公室里,一切有关借腹生手的“交易行为”正式实施。第二天上午,余江从银行取出1万元现金交到吴倩手中。但是在付完定金后的两天,余江再也没有在单位的车间里看见吴倩的身影。车间主任告诉他,吴倩说老家那边有点事,请假回去了,而且还把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带走了,她在厂长那里批了条子从财务处借走3000元钱,差不多是她应得的工资吧。车间主任悄十肖地对余江说:“其实她早就不想在我们这儿干了,这一走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吧……”


  余江感觉自己是被人从后脑勺狠狠地打了闷棍,有点眩晕。就这样,1万元钱连同他借腹生子的梦想一起消失了……


  为了传宗接代,决心离婚再娶


  平时的余江不抽烟不喝酒,没有什么爱好,话也不多。遇到这次“打落牙齿和血吞”的事件后,他变得更加沉默了。经常一个人坐在某个地方,目光无神地想着什么,尤其当别人家的男孩子从他身边走过时,他总是直勾勾地盯着孩子看。


  王素芷看到余江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,经常苦口婆心地劝他:“我们女儿这么有出息,难道将来还愁没人照顾我们吗?我们俩又都有退休工资,不愁吃不愁穿的,都这么大年纪了,再要个儿子反而会增加负担,还是算了吧……如果你实在想有人传接余家的香火,那干脆要女儿找个人入赘,招进门来的女婿甚似儿,女儿女婿孝顺还不是一样吗?”


  “你懂个屁,不是你养的他能孝顺你?哼,简直是梦话!”每当王素芷劝说余江的时候,都会招来余江的破口大骂。


  余江的借腹生子计划泡汤后,他时常在想怎样做才是万无一失的。有人告诉他,老婆不能生,想要得到一个合法的儿子,只有一条路:离婚。


  于是他想出假离婚的主意。先和王素芷协议离婚,然后找个年轻的女人结婚,生了儿子后再离婚,再回来跟王素芷复婚。但这一次妻子根本不相信他,她态度非常坚决:要么好好过日子,别想儿子的事,要么就离婚!


  余江有些舍不得,他们夫妻是有感情基础的,这么多年没闹过什么大矛盾,真的要离女酞划不来了。于是他陷入探深的矛盾中,一边是妻子的好,一边又想着儿子的好。他努力地劝妻子,但是行不通。


  最终,余江还是下了决心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讼申请书。同时,余江私下里还给王素芷写了一份“保证书”,说明他这次主动要求离婚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,并保证,只要重新找个年轻女人生了儿子后,他马上和那女人离婚,回来和王素芷复婚……王素芷对他的这种保证不置可否,用沉默代替一切。


  余江的女儿哭着说:“爸爸,难道男孩子就真的那么重要吗”?